多地再出“禁油令” 油漆生存空间再度压缩

置頂  發表在  官方新聞  2018-03-23 10:14  来自PC

早在2013年9月,国务院发布的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提出,要推行清洁生产,完善涂料、油墨、胶黏剂等産品VOC限制标准,推广使用水性涂料、油墨等,鼓励使用低毒,低VOC含量的有机溶剂,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大气治理的运动。

   

另一方面,2015年,我國“史上最嚴厲”的《環保法》正式實施,對用漆企業開征4%的塗料消費稅,接著是國家正式對揮發性有機物征收排汙費。同時國內多個城市開始向油漆說"不",至此油漆唱衰之聲日漸盛行。

   

到了2018年1月1日,環保稅正式實施,開征環保稅向企業釋放出“控制和減少汙染物排放、保護和改善生態環境”的明確信號。塗料及其上下遊的化工企業,曆來是環保重點監管的行業之一,油漆生存空間再度壓縮。

   

多地頒布“禁油令”

   

近日,天津市交通運輸委與市環保局聯合發布了《天津市機動車維修行業塗漆作業綜合治理實施方案》,充分借鑒了國內外先進經驗,對塗漆作業企業的噴烤漆設備設施的提升改造,大力推廣使用水性、高固體分環保塗料和高效塗漆工藝,推動建立區域性集中式钣噴中心等內容作出了要求。

   

自2015年7月1日深圳率先全面禁用油漆之後,北京規定2017年後,家具制造行業將全面禁止使用油漆噴塗;2017年2月8日,江蘇省印發《“兩減六治三提升”專項行動方案》,要求在2017年底前完成溶劑型塗料轉水漆;2017年9月1日起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三地將統一實施建築類塗裝環保標准,限制油漆和膠粘劑等揮發性有機物(VOCs)的使用。

   

中山市環保局近期發布了《中山市固定源揮發性有機物替代實施方案(“油改水”第一階段)(征求意見稿)》,要實施重點行業全面替代,包括涉金屬表面塗裝行業、印刷行業、建築行業(內外牆塗裝、鋼結構戶外戶內塗裝等)和汽修行業(噴漆)在內的除噴塗共性工廠外的各企事業單位。

   

隨著2018年環保力度進一步升級,國家與地方政策齊發力,工業、工程領域加大範圍控制油性塗料的生産和塗裝。

   

水性和粉末塗料或成替代品

   

在涂装过程中,传统油性涂料释放大量挥发性有机物(VOCs)已经成为大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。一方面,它是造成雾霾的核心要素,另一方面,其自身所含的甲醛、苯、重金属等物质,对漆工和産品的使用者会带来直接伤害。因此,缩减油漆市场占有率,一直是涂料行业的大方向。

   

而水性涂料和粉末涂料是近年来国家大力提倡的油漆替代品。尤其是水性涂料,其以水作为溶剂,在保持産品品质的同时,可极大地减少VOCs的排放。

   

據統計,粉末塗料的産量在逐年增加,同時國內粉末塗料企業的數量也在同步增加,很多溶劑型塗料企業開始逐步轉型進入粉末塗料領域。部分塗料企業加大在粉末塗料市場的投資額。國內排名第一的粉末塗料品牌阿克蘇諾貝爾,投資1100萬歐元新建的粉末塗料成都生産基地已經落成,到目前在大中華地區已經擁有不少于6家粉末塗料生産基地。

   

同時,水性塗料産量也與日俱增,在塗料産量中的占比同步上升。油性塗料的發展正變得乏力,水性塗料正迎來發展的高峰期。隨著國家環保法規的日益完善、塗料企業和公衆對環保意識的日益增強,發展水性等環保塗料已勢在必行。

   

傳統的建築塗料、汽車電泳底漆水性化日漸普及,目前水性工業漆技術日趨成熟,逐步向木器家具、汽車、集裝箱、工程機械等領域推廣應用。

   

完全“禁油”有可能嗎?

   

“油改水”最大的動力來自于政府的推動,用日趨嚴厲的政策倒逼傳統塗料企業轉型發展。據統計,目前已有包括深圳、北京、天津等20多個城市開始推出了相關“禁油”政策。

   

不過,“油改水”的實現遠沒有想象中的簡單。在生産環節,生産線的改造與生産成本的提高,令一些沒有技術和經濟實力的小企業望而卻步。而“油改水”之後要對塗裝設備、施工習慣等一系列後續施工服務進行改變,也勢必會增加企業的轉型成本。

   

要以水性塗料代替油性塗料,不僅需要對原有的塗裝生産線進行改造,還要在推廣應用的工藝上尋求突破。機械化塗裝技術、幹燥技術等,都是需要國內企業急需攻破的難題。

   

作爲我國VOC治理的重點對象,集裝箱行業已經先人一步,早在幾年前就開始著手推廣水性塗料。但是,由于行業沒有統一的標准與操作規範,加上成本比溶劑型塗料高等實際因素,落入了“誰環保誰虧損”的兩難困境,其它領域也有同樣的問題。雖說“油改水”已是勢在必行,但短時間內是無法完成的。

鄂ICP备17001837号-1 Copyright 2016 - 2022. www.goldenp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湖北嘉德普安涂料股份有限公司